沏一盏凉茶.

余生太长,我只愿与你高谈阔论,煮酒烹茶。

婴儿车
*梗:同居&she在身体某个部位。
*极度ooc,不要看着是车就戳,慎入。
*第一次开车, 车技不好见谅。

      如墨黑暗沾染天空不留余地,天上繁星模糊至极。
  
       月黑风高夜总是容易发生些什么。
     
      木质地板上凌乱散落的衣物、空气中似有似无的酒味与软床上交叠的漆黑身影正昭告着一切。窗户微敞,寒风卷集凉意带入室内降低了温度。卡米尔裸露的肌肤刚接触空气便泛起微微冷意,轻颤了一下。
   
       雷狮今晚的确喝了酒,虽然不多,但也足以让他做出接下来的事情了。
    
        垂首含住身下那人的唇厮磨,探入其内挑起卡米尔的软舌与之纠缠。
   
        越发激烈的交织使卡米尔冰凉的双唇很快染上雷狮的温度。依旧没有习惯如此卡米尔唇边开始泄出星点喘息。
  
        哦...是家里的中草药牙膏...和柠檬味的洗发露。昏昏噩噩间雷狮想。
     
       这满足了他的占有欲,卡米尔全身皆是自己熟悉的气息。于是雷狮的动作开始变本加厉。
    
       他试着加深了这个吻,手在小孩细腻的皮肤上抚摸,寻找卡米尔的敏感带。

好滴连接走评论(((。)))

Take me away

cp:雷狮x卡米尔
毫无文笔,哦哦西严重.
剧情非常不流畅,语句也不通顺.
就是一个小学生没有错(。
没有大纲只有脑洞,想到哪写到哪

一个发生于现代的AU故事――
01
          知了隐在染上阳光的细碎叶子和枝干里,   忽的一阵徐来清风打破午后的沉寂.静止的蝉扑簌簌飞到了更高的树顶.
        仲夏已至,燥热难安.
        被主人擦拭到能反光的玻璃阻挡了高温的横冲直撞,只余阳光无拘撒进放置于房间窗台的仙人掌上.
       头顶空调还在呼呼生风产生凉气掀起卡米尔凌乱的发丝.双指飞快的在键盘上敲击出字母复又一个个删除掉.指尖悬于键盘上空思索片刻终是再次落下再打一行字出来发送过去.
       这次的对话非常重要,堪比一场战斗.
       屏幕上那人头像是一艘寥寥几笔勾勒出的画风清奇的...船?大概是船,一艘鼠绘出来的海盗船.
      电脑发出敲击声遂出现一条最新消息.卡米尔目光一直紧盯屏幕,于是在第一时间戳开了对话框.
     【Thunder】:吃过了吗?
     【提拉米苏】:嗯,吃过了.
     【Thunder】:又是蛋糕?
      指尖一顿虚空晃动两下,嗯...
    【提拉米苏】:但是没多吃,我有做饭后运动.
      “噗嗤”,从喉腔发出细微笑意打破黑暗的沉寂.“有意思的家伙.”烟雾缭绕恍惚了雷狮的半张面孔,显得飘渺虚幻.
    【Thunder】:就算再不喜欢以后正餐也要吃主食,甜品只能作为餐后消遣.
    【提拉米苏】:好的,我知道了.
    【提拉米苏】:我会的.
     收到满意的答复雷狮移动鼠标将对话框插掉,重新点开左下角的文件.深吸一口将最后的烟尾碾灭在烟灰缸.
      屏幕上是一副还未完成的甜品店室内设计,虽还是草图但已经能看得出来大致模样.
     可不能让他失望啊...这么想着活动一下手指发出咔咔声响,便继续投入到对于设计图的完善中去.
――――――――――――――――――――――
     卡米尔又梦见了那个人,总是模糊不清的面孔和永远注视在自己身上的,绛紫色的双眸.像是被隐藏在风暴之后的狂雷,不羁狂傲却也能让卡米尔安下心来.
    可以毫不夸张的说,这个奇怪的梦境和这个奇怪的男人,已经伴随着卡米尔十余载的时光.当同班男同学晚上梦见的都是苍老师或者波多野结衣时,卡米尔的梦里却充斥着这个男人.也许是简单的闲聊,也许是陪自己上学.仿佛这人真的存在于自己身边一样,鲜活,明亮.
    从震惊到熟视无睹,再到现在的,期待每晚的黑甜时光.
   内心仿佛空缺一块,急于找到一块紫色填补,然后一头扎进去,铺天盖地――


一些废话:
大半夜在脑子非常混乱的情况下码出来的文字,我知道这样的确很不负责但是平时的确没什么时间emmm.....希望你能喜欢我的文字和我所讲述的,关于雷卡的故事,这便是我最大的荣幸了.
有问题务必提出来请不要介意我不玻璃心,反而我第一次学习写文非常需要你的宝贵建议.
最后希望看到这里的你能再耗费一些时间点上一个赞或者留上一个言.
最后祝自己好梦emmmm....

       

      初识.高中生设定
     
      cp:龙白
      ooc到家
      毫无文笔慎入
     

       01
         
           已经仲夏的啊.刚放学的白萧抬手抹掉额前汗珠悠悠叹了口气.猛然想起同学前不久才推荐的冷饮店,抬头半阖眸子看眼天边烈阳心下盘算利用午休的时间要不吃点冰淇淋得了.如此便理了理稍微凌乱的衣领抬脚向学校门口的冷饮店走去.
          而此时的龙灏天也刚放学,心情愉悦地跨上死飞朝相同的目的地飙去.也许命运就是这么让人无可奈何的东西.这两人的初见其实并不像网上那些记者胡编乱造般的惊心动魄,仿佛他们的相处模式永远只能火花四溅似的.
         时间尚早,但已经有不少学生从校门笑笑说说着涌出来.看着校门口那几家已经人满为患的冷饮店白萧已经快向黑恶势力低头了.
        慢悠悠在街边晃着,抬手拨弄几下额前稍长的发丝思绪翩飞着想也该抽空去理理头发了.蓦地听见身后有人朝这里喊些什么,正准备侧耳细听那人喊话时已经为时已晚.
     “前面的棕毛快闪开,我控制不住刹车了――!”
        28℃的高温且还是工作日情况下马路上并没有多少行人,于是龙灏天便放宽心的单手骑车另一只手在兜里摸索着早上还未吃完的口香糖.谁知道白萧这人突然从路口冒出来把龙灏天吓了一跳,连忙摁住手刹试图刹车.
        可他骑的是什么,是死飞啊.光名字你就能体会到绝望的死飞.距离太近没能让龙灏天施展他的完美漂移技术导致了现在的局面――
        白萧堪堪闪开重心不稳摔倒在地,揉着摔得生疼的后背强忍下生理盐水心道至少摔青了.微微抬首入眼便是一头淡金色碎发,看着滑到马路中间的自行车和面前摔得四仰八叉实在不雅的人有些歉意.正欲伸手扶起他却见那人猛地抬头朝自己就是破口大骂.
       “我说你走路不会看路啊!上帝给你两只眼睛你是用来吃饭的吗?还是你被高温晒得大脑缩水了?”
        一时间被骂得有点懵须臾反应过来朝他带有歉意的蹙眉,看来对方是真的生气了,不过这也正常 .
     “非常抱歉同学,你没什么事吧?”
         语毕也不管自己背后的痛感赶紧在对方开口之前将他车推过来眸中满是关心神色伸手将他扶起.
     “需要去医院吗?”
         龙灏天从来就是有脾气就要爆发出来的那种人.所以此时他夺过自行车龙头就完全不留情面的在马路上骂起来了.
       “麻烦动动你已经萎缩到快不能使用的脑子,你觉得我这样像是很好的样子吗?那你太高估我了,不,是你太高估人类了.”末了还不忘甩给白萧一个蔑视般白眼.
         闻言白萧忍不住在心底喟叹一声,这人说话是一直这么冲的吗?
      “那么我想你需要去医院,同学.”
    
      

     ps:各种瞎扯的脑洞,而且特别哦哦西我我我知道...。很喜欢这对cp奈何完全求不到粮只能割自己腿肉了.难为你们跟我一起吃这块特别难吃的腿肉.
        然后这是我自己yy的龙白二人初见,高中生设定,个人认为性格跟出道后还是会有些出入.
       希望你们看完能悄咪咪点个赞👍说明有人看,我就真的敲开心――!

    只是刚好遇见你.
     #一个非常短信的预告,没有文笔#
     #cp:leoX白萧#
      #角色烟头大大,哦哦西是我#
      #腐向,不喜勿入.你们都是有素质的好粉丝.#
      #如果有人看的话再继续码,这个cp太冷了...。#
     # 这里江先生,如果以上可以接受,请――#
       指尖灵活的在手机屏幕上跳动,流畅的打下一串微博草稿,末尾还不忘加上一个调皮至极的神烦狗表情.垂眸思索片刻还是艾特了那个男人,也可以说是宿敌一般的存在的,leo.
     说实话,白萧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翻唱这首歌.自己其实并不擅长唱歌,但就是莫名其妙的生出想法,又莫名其妙的实施了.毕竟总有些感觉是无法用言语表达的.
      已经入夏很久了,玻璃阻止了炎热的气温但依旧无法阻止横冲直撞的阳光.还是好热...这么想着白萧抬手把空调的气温再调低了几度,然后不出意外的打了个喷嚏.
      所以这首歌还是有不一般的意义的吧.白萧揉着鼻子想到.
      影帝和歌手的初遇,除了上帝应该就只有他们自己知道了.
      故事发生于一个同样炎热的午后――